本田思铭中国儒教初探二儒教的开端-以史明思

150 Views
中国儒教初探二儒教的开端-以史明思
(以史明今,以科学为唯一准则青州一中,我写的文章,尽一切可能还原现实和客观,但主观观点为本人个人观点,由于学识及视野局限难免有失偏颇。格物致知为本,希看客辨知元极舞,如属个人观点冲突望保留,如科学、技术、事实之差之谬望指正为盼。)
中国儒教要说具体起源于什么时候,我们真要细究真还不好确定。但主流的说法还是与汉武帝时期。儒教的推行离不开董仲舒,董仲舒(公元前179年-前104年)易格英语,西汉广川(河北景县广川镇大董故庄村)人,董仲舒作为景帝时期的博士时向弟子口授过《春秋》,后来汉武帝元光元年(前134年),董仲舒任江都易王刘非国相10年;元朔四年(前125年),任胶西王刘端国相,4年后辞职回家。到西汉时儒术已不单单是先秦孔孟的儒术了,经过董仲舒融合阴阳家、法家、公羊春秋、黄老学说、五行学已经发展成为新的儒术,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种儒术符合了当时巩固国家统一,加强中央集权的需要,也就是为封建统治服务。另一点是汉武帝时的儒术融进了大一统思想,君权神授,天人合一,天人感应这些新的思想观点海鹰战警,分别针对当时的王国问题,相权,地方分权逐渐强大威胁君权的问题。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就是要用思想上的统一来维护政治上的统一。而历史的经济、政治、文化车轮是如何演进儒教的确立呢,我们看看那段时期的重大历史事件,就会让这些迷雾散开,豁然开朗了。

那时汉武帝比秦始皇帝跟急于扩张自己的地盘;秦始皇帝只是南征北伐。前215年向北派蒙恬帅兵三十万众驱赶匈奴,把匈奴驱赶到今鄂尔多斯(今天有着广袤的毛乌素上和库布齐沙漠,但当时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丰美草原地带)往北,翌年前214年向南派屠睢发兵五十万征伐百越,虽然南征取到一些据点来维持对百越的统治,但非常艰难。《淮南子》记载:以与越人战,塔琳托娅杀西呕君译吁宋;而越人皆入丛薄中,与禽兽处,莫肯为秦虏。相置桀骏以为将,而夜攻秦人,大破之,杀尉屠睢,伏尸流血数十万。而汉武帝东南西北四面出击新喜剧之王,元封二年(前109年)东击朝鲜,建立乐浪郡、临屯、玄菟、真番四郡,元鼎五年(前112年)南征南越国(今广东广西地区),就这样,元鼎六年(前 111),历经五世共九十三年的南越灭亡了,那里曾经立有九郡(儋耳、珠崖、南海、苍梧、九真、郁林、日南、合浦、交趾)。西南的征伐,元封二年(前 109)在巴蜀紧急召集的武帝军队,从夜郎好容易进军至滇。在军队到达之前滇王就轻易地投降了。汉在赐予滇王王印的同时,建立了益州郡航班蛇患。在西南夷被授以王印的只有夜郎与滇国。对北方、西方的游牧民,用骆驼、或羊作印钮,而对南方王国的国王则用蛇用作印钮。

为夺取天马,即大宛的良马,西出战大宛,战争开始于太初元年(前104年),第一次西征以失败告终;一年多后,又开始第二次西征,六万甲士包围小国大宛,大宛贵族杀自己国王,李广利答应大宛条件,即大宛交出“善马”数十匹可疑的英雄,中级马雌雄三千余匹。汉扶持傀儡大宛王,结束了为时四年的战争。

北伐匈奴,从元光六年(前 129)至元狩四年(前 119)的十年间,卫青七次、霍去病六次出长城远征。因为其中有三次是共同作战,所以二人合起来总共进行了十次大规模远征。匈奴与汉的国境线,即是秦始皇时期的长城杨林科。维持这绵延万里的长城很是困难。中间的河南(鄂尔多斯)地区已经沦为匈奴领地,长城也在此被切断。匈奴如果由此处进攻长安的话,并非难事。武帝出兵的目的,一是收复河南,复兴秦始皇时期完整的长城;二是将匈奴包围、牵制,确保沿长城一线向西直至祁连山的河西走廊的畅通,以维持与西域的外交。其结果,卫青收复河南、建立朔方郡,霍去病为确保河西走廊建立大功。如果冷静地看待汉与匈奴战争的话,这是一种位于长城两侧双方之间反反复复的残酷杀戮与掠夺。匈奴不断以一万至两万规模的骑兵袭击边境各郡,长城附近居民经常因此数百、数千地被杀。汉一方也曾派遣一至五万人的骑兵和十万人规模的步兵出击塞外。汉军轻易就取得斩首匈奴兵一万至七万的功绩,掠夺匈奴家畜数十万至百余万。当然,汉军也有数千人战死。
武帝发动如此漫长和广泛地域的战争的基础是汉经历了文景之治,国力日益增强,而文景之治的国内由于中央集权愈来愈加强,产生许多诸侯国的抵抗,甚至在景帝继位三年(前154年)爆发七国之乱。可以说这是一场内战,即有名的所谓吴楚七国之乱。吴王濞、楚王戊、赵王遂、胶西王卬、济南王辟光、淄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等七王,其中除吴王是高祖兄子之外,都与景帝一样,是高祖之孙,互为从兄第。因为胶西、济南、淄川、胶东四王是齐悼惠王刘肥之子,所以如果称其为吴、楚、赵、齐四国之东方诸国之乱的话更容易理解。而七国之乱的起因是当时景帝中央的一项举措铁血江桥,而这项举措是晁错顺应当时的形式提出,即强行消番。景帝二年(前155年),晁错向景帝再次陈述诸侯的罪过,请求削减封地,收回旁郡,提议削藩。上疏《削藩策》,指出:“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祸小;不削之,其反迟,祸大神马四兄弟。”奏章送上去,景帝命令公卿、列侯和皇族集会讨论,因景帝宠信晁错,没人敢公开表示反对,只有窦婴不同意,从此和晁错结下了怨仇。景帝诏令:削夺赵王的常山郡、胶西王的六个县、楚王的东海郡和薛郡、吴王的豫章郡和会稽郡。晁错更改了法令三十条。诸侯哗然老呆和小呆,都强烈反对,憎恨晁错。晁错强行削藩,冒着极大的风险。晁错的父亲劝解无效,服毒自尽。七国之乱;景帝下达削藩令十多天后,吴楚等七国以诛晁错为名联兵反叛,是为吴楚七国之乱。景帝闻知消息,和晁错商量出兵事宜。晁错建议汉景帝御驾亲征,自己留守京城。时逢窦婴入宫,请求景帝召见袁盎。袁盎曾当过吴国丞相,于是景帝问计于袁盎。袁盎认为吴楚七国造反不足为患,并请求景帝屏退旁人,献策说:“吴楚叛乱目的在于杀晁错,恢复原来封地;只要斩晁错,派使者宣布赦免七国,恢复被削夺的封地,就可以消除叛乱,兵不血刃。”景帝默然良久,决定牺牲晁错以换取诸侯退兵。于是封袁盎为太常,要他秘密整治行装本田思铭,出使吴国。 晁错腰斩东市;袁盎献策十多天后,丞相陶青、中尉陈嘉、廷尉张欧联名上书,弹劾晁错,提议将晁错满门抄斩。景帝批准了这道奏章,此时晁错毫不知情。于是景帝派中尉到晁错家,下诏骗晁错上朝议事。车马经过长安东市,中尉停车早安社区,向晁错宣读诏书,腰斩晁错,当时晁错尚穿着朝服。晁错死后,校尉邓公从前线归来,汇报军情,景帝询问交涉进展。邓公认为诸侯叛乱,清君侧只是借口,诛杀晁错对内堵塞了忠臣之口,对外却为诸侯王报了仇,而叛乱并不会平息。景帝深以为然,拜为城阳中尉。其后景帝降诏讨伐石田彻也,不到三个月就取得了胜利。杀晁错,景帝取舍的是:汉景帝考虑的不仅仅是吴楚联军能不能罢兵的问题,他还要看没有造反的诸侯的反应,诛杀晁错庶妃不好惹,起码可以稳住这些诸侯,更重要的是,可以让大臣团结一致抵御叛军三洞真诠,周亚夫、郦商、栾布、窦婴等肩负重要使命的大臣基本上都跟晁错不和,同时, “牺牲”晁错,吴楚联军就失去了反叛的旗号。故而,景帝权衡利弊后窦仙童,对斩杀晁错的奏章批曰:“可”。晁错为了削藩而死于削藩熊猫屋,虽然身后争议不断,但他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的爱国之情,千年以来一直为人赞颂,司马迁云:“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不顾其身,为国家树长划。”班固也说:“为国远虑,而不见身害。错虽不终,世哀其忠。”
武帝在国力日益强盛,而国内中央与地方的对抗却日益增强,所以武帝发动对外的战争而达到如下的目的:
1、 提高全国的凝聚力,一致对外;
2、 通过征兵与合并,削弱地方的武装;
3、 战争的费用由中央和地方共同承担,削弱地方的财政;
4、 全国处于对外战争状态,可实施全国戒严,削减藩国间的合作反抗。
而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战争,一、国家的财政国库大量花销,基本已到达财政收入所能承担的极限。二、国内的矛盾已然发生了转变,已有原来中央与地方的矛盾转化为中央与黎民百姓间的矛盾和君主与臣下的信任危机的矛盾。而这时多元结合体的“儒教”顺应了武帝当时的处境需求。儒教提供了当时经济、政治、文化紧张环境的缓和需求。
1、 天人感应,君权神授,天子为天神的代言人,权力的集中俨然让武帝变成一个至高无上的教皇。
2、 以德治国,儒教提倡的仁爱,通过调均等实际的措施缓和地主阶级和农民之间的阶级矛盾,加强了封建统治阶级专政,防止社会进一步动乱,防止农民起义。
3、 秩序、等级的修复,通过礼乐,通过祭祀活动,信仰的一致,加强君主与臣下的仪式感,从而加强君主与臣下间协作与信任。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本田思铭中国儒教初探二儒教的开端-以史明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