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植的诗中国“文明体系”的文明基因(三)-砺剑

116 Views
中国“文明体系”的文明基因(三)-砺剑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
作者:水文化研究学者 王坚

今天,全世界人所看到的中国独立自主的国家制度建构“中国模式”或“中国道路”,实际上并不是一种全新模式,也不是一样新事物,它是在中国社会已经存续、实践了几千年的国家治理办法和社会组织方式,一直就没有改变过,中国人也从没打算去改变、更改过,改变的恐怕只是不同的名称,或换一个新颖的称呼叫法而已。
中国的政经体制,是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生长出来的,适合中国人生活习惯的社会治理方式。其他国家和民族可以相互参考交流,部分采纳适合自己的做法,但未必能照搬照抄“中国模式”,皆因国情有別,社会环境有別。诚然,中国是无意全盘引进“西方模式”的,也不主动对外输出自己的发展“模式”。
当然,中国人并不会反感、反对一些国家王达武,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愿意参考中国改革开放的部分成功做法,这毕竟是一条被中国千年实践证明走得通的道路。中国同时愿意参考其他国家,特别是参学西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些有益做法一样,鼓励互相参学补短,发扬各自优胜擅长之项。在全球一体化背景下,这是自然而然的合作“互通有无”。
倒是西方人心里有那么一点酸酸的,比较着急也比较失落、沮丧。旧时的中国“学生”什么都可以学习模仿西方“老师”的,就是国家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乱宋,和国家组织治理方式一概不理会西方“老师”的苦心说教,坚持走自己的路大地武士,价值观伦理观拒绝合流、屈从于西方。而且,这位中国“学生”正在加速赶上西方“老师”知识水平,并准备好接盘教鞭职位,昔日的学生华丽转身参与“教学”,开始登台参与全球的国际治理。
今天,中国“学生”起身,十分认真地告诉西方“老师”:西方“文明体系”并不先进文明,不是东方中国人心目中的理想之选。东方“文明体系”相比较西方“文明体系”要文明和先进了许多。中国人这一颠覆西方价值观体系的质疑,真是把西方人吓得不轻宣钢吧。文化,是一切政经制度和社会组织方式的根和魂,是决定生死命运的大事。文化高地一旦失守,西方文明“神话”如何再续写?西方人还怎么混世界?
西方语境之下,“文明”只有一个参数标准,或一个比较维度,就是钱!就是资本!谁的拳头大、实力强、钱财多柯蓝李泉,谁就是成功的标杆,文明的典范。西方有意识地怱悠全天下人说,人类就是一个动物族群,人和其他动物一样皆是自私自利的生物,曹植的诗主观为己谋利,客观为他人创富;人为了生存发展去参与竞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是天经地义的事,抢得多就称霸海豚式打腿。这里的潜台词:你弱小贫穷,就该杀、该灭被淘汰,这只关乎你个人的事,是个人无能的事,怨不得社会怪不了制度。
既然是竞争,动物与动物之间的竞争,人与人、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的竞争也包括在此列,那不择手段竞争便是寻常事,正常事。西方人给人类社会等级划定了一个圈,圈中心的目标高地就是财富资本,所有人的活动都以“金钱”为轴心,围绕着财富资本运转。不论什么手段或方式关南施,只为向上、向中心高地攀爬,只为争获更多钱财。曾经血腥残暴的殖民烧杀抢掠,或如今杀人不见血的金融殖民绞杀与外婆同行,没有什么可以被指责的地方嫡女解语。因为,动物界内大吃小、强灭弱,捕捉猎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实。
金钱或资本,是“西方文明”体系中最重要的推手,也是西式民主制度之下唯一的关键中心和最终决定力量。除了金钱资本,还是金钱资本;难说有伦理和道德,如果讲伦理道德,也是金钱资本框架下主张的伦理道德,或者讲在金钱资本面前,人类的道德伦理只能靠边站,金钱资本是“老大”至高无上。西方“文明体系”中,“钱权一体”,或“钱权交易”是其最根本、最显著的本质表征。
“钱权一体”,即官商的一体化。官商一体化的途径,即官僚权利集团利用政治特权直接经营商业,亦官亦商;商人凭借财力入仕,亦商亦官。资本一旦与权利结为一体大周秘案,金钱为权利上台“呼风唤雨”扫平障碍,获得权利高位。而权利高位则会投桃报李,为资本开辟更多获取暴利的机会超时空恋爱,同时为资本的巧取豪夺清除法律和法规限制,合法化资本不择手段谋利的方式。西方制度下政商“旋转门”,以及合法“政治捐款”买官卖官司空见惯,孟照国稀松平常特工学生。隐性的权钱交易、利益输送、贪污腐败行径都被自然“合法”化了。
西方社会,一个金钱资本、金融寡头当道的社会,钱权结合在一起,沆瀣一气盘剥他人王牌导演,专门为资本家集团巧取豪夺金钱利益服务,也只能为少数有钱人奔走服务。所谓西方制度之下的行政权,司法权,立法权“三权分立”和媒体监督,以及“自由、民主、人权、法制”那一套普世价值理论说教,无非就是些金融寡头们设计的蒙骗、怱悠民众百姓互斗,私欲掩盖之下“合法”掠夺财富的工具而已尤佳丽。
而西方人口中津津乐道标榜的票选制度、多党轮流执政制度实行了几百年,其弊端不仅体现在票选制度设计上的先天缺陷,更有后天操作墨守成规之不足,当金钱资本参与政党运营,且同时又缺乏监管,或“政治献金”完全合法化情形下,西方民主程序还能生成真正的民主结果?以西方多党制和议会制等为主要内容的“宪政民主”,没有了资本的绝对控制权这个前提杜立特空袭,民主就等于一堆垃圾。
选票绑架政党,选举成为民主的唯一形式。唯有选票成为了政客“登基坐殿”的敲门砖,按照选票多少排位座次的“民主”规则发展到“戏演”的极致地步岁乐纪,步步惊心。为了多拉选票,候选人会使尽各种招数讨好选民,可谓“好话说尽”。一旦敲开了权力大门,所有对选民的许诺就变成一纸空文,没了下文。选举游戏,纯粹是戏弄下选民,娱弄下大众,大众也只是参加了一场富人资本的“拔河”比赛,自嗨了一番。
金钱和资本的天然性质,决定了资本主义制度的根本性质,以及“西方文明”体系的文明高度。资本的最后落脚点,绝对不会也不可能偏离为少数有钱人站队,偏离替少数有钱人卖命图利的使命。民主,是人类社会追求的一种政治理想,其本意是实行多数人的统治,可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是一个完全彻底的多数人服从少数有钱人意志的社会制度衡东天气预报。从根上讲,“西方文明”天生就缺失“公平、正义、平等”的文明基因袖珍三公主,先天残障且后天修复无望,除非彻底变革“钱权一体”制度安排。(第三章完,全文待续)
扩展阅读:
《中国“文明体系”的文明基因(一)》
《中国“文明体系”的文明基因(二)》
理性· 爱国 · 思想
·↑长按此二维码可关注 ↑·
部分文字和美图来源于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
对原文作者表示敬意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曹植的诗中国“文明体系”的文明基因(三)-砺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