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平区医院中国动画理论批判-形式主义、古典主义与体制艺术-动画艺术研究中心

181 Views
中国动画理论批判:形式主义、古典主义与体制艺术-动画艺术研究中心

动画艺术研究中心
中国动画自民国时期诞生伊始锁骨菩萨,就致力于民族艺术道路的探索追求。建国后,“中国动画学派”成功地将京剧、水墨画等独特的民族艺术形式融入“动画化”扬名世界炮灰朵朵开,但也形成了“形式主义”为先的创作依赖症。此后中国动画在主流意识形态的指挥棒下,长期奉行“古典主义”灵异女道士,“体制艺术”的色彩浓重:“文革”前后,政治宣传工具论影响极大;新 时期以来,经济挂帅导致业内人士普遍急功近利,相对忽略了文化、艺术方面的积极建构。中国动画的未来发展之道,是制定相对独立且符合艺术规律的长远规划,寻求商业与艺术的完美融合。

(动画片《山水情》)
一、美学特征:“形式主义”的惊艳与单薄
“ 中国动画学派 ”当年的成功,可称为“ 形式主义”的胜利。此说并无贬意。“形式”在西方美学史上地位极高,很早就“被定位为美和艺术的本体存在”,形式主义理论可追溯至赫尔巴特、康德甚至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20世纪初,克莱夫·贝尔和罗杰·弗莱倡导的“形式主义美学”直接推动了结构主义和符号美学产生。贝尔坚信“有意味的形 式 ”,“就是所有视觉艺术作品所具有的那种共性”;弗莱认为“艺术 作品的形式是其最基本的性质”静思语录,强调再现性内容引起的感情会很快消失,形式引起的愉快感受则永远不会消失和减弱。
“中国动画学派”没有如此系统深入的理论认知,但建国初民族意识空前激昂,与思想探索相比,民族艺术形式探索的前途显然更为光明。1955年上海美影厂厂长特伟提出“敲喜剧风格之门,探民族形式之路”,动画家集中精力于改编各种民间艺术、拓展新的动画片类型,以民族艺术形式取胜的整体风格逐渐形成,无意间暗合了“形式主义美学”,“中国动画学派”由此而生冷宫太子妃。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原厂长:特伟)
二、创作理念:“古典主义”的崇高与迂阔
形式主义美学在 20 世纪初颇具先锋意味大宋奇案,客观上以之成名的“中国动画学派”却极少给人“前卫 现代”之感。因为在更深的“内容”层面,从故事叙述到情感表达,它们实际遵循的是古典主义 理念。16世纪以来,关于“古典主义”争议不少,但“美、理性、健康和传统”等核心理念不变,多数学者认可高乃依阐发的创作原则:“模仿古代作家, 以政治作为重要主题之一;对善与恶的朴素(也 即是自然的) 描写,以‘愉快宜人的方式’给予人们以道德教益;将鲜明主题置于古代背景,以确保 逼真 ”。 “中国动画学派”与之 颇为相似,“文以载道”、“寓教于乐”、“尊崇古典 ”等理念曾在中国动画形成阶段发挥重要作用,但也严重束缚了民族动画的拓展空间。魏哲鸣
动画原本就是为愉悦大众而诞生的艺术类型,“趣味”乃是促其发展的第一推动力。其实“中国动画学派”也有《草原英雄小姐妹》、《没头脑和不高兴》等少数现实题材的作品, 但后者的质量、数量与影响都不成气候,以致少人提及。古典主义不等于抱残守缺。艺术家无法选择时代,亦不应随波逐流。中庸的精髓在于尺度把握,“一个作家所采用的形式是其必然成为他之所感与所说的折衷物的某种形式”。不知变通者难成大器,艺术家不是超凡脱俗的隐者高士,理应懂得如何在现实阻碍中保全艺术,戴着意识形态的镣铐跳出最富个性的舞蹈帝梵尼。“蒲柏仍是最重要的奥古斯都古典作家,就因为他不纯粹是古典派 ” 。

(动画片《没头脑和不高兴》)
三、发展模式:“体制艺术”的精彩与坎坷
不过即便弊病明显,昔日“中国动画学派”亦 非时下中国动画可比。昔日辉煌的终结与现实处境的困窘少帅主题曲,已是目前动画界最重要的理论研究起点。“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是中国动画最后一个黄金时代。80 年代中期,中国动画急剧滑坡余二高,偶尔还有《山水情》等一两部短片在国际获奖,但整体颓势毕现;90 年代后,则不仅在国际动画节上再无建树,国内市场也大幅缩减,几乎沦为美日动画的倾销市场。几十年的艺术积淀,短短数年后便化为乌有。中国动画的溃败何以如此快而彻底? 这一直是最令中国动画人愤懑困惑的斯芬克斯之谜。
中国动画的核心症结,在于它始终是一门 “体制艺术”:受社会体制影响过大昌平区医院,既未形成系统深入而切合实际的动画理论,艺术传承较弱;又没形成独立自主的生产模式,难以经受社会动荡的考验。首先强调动画理论的重要性,是因为动画必须建立与社会体制灵活互动。任何艺术要长久流传,都需具备在社会剧变中自我保全的能力挨饿游戏。与文学等传统艺术相比,动画的资金投入、回报周期的要求高得多。因此优秀的动画理论在深入阐释形而上的艺术特性之外,还应包涵形而下但必不可少的现实性,以便后来者懂得利用现实条件创作优秀作品的必要性。动画人必须有意识地锻炼自己以动画立足社会的各项能力觋夕莉。这对动画艺术传承至关重要qq御剑天涯。
片面指责上海美影厂没能及时转型、缺乏商业意识,是不公平的:1980 年代末,上海美影厂就开始了电视动画等商业尝试。只是当时恰逢国门重新开放,外国动漫为抢占中国市场而低价大肆倾销的当口。日本甚至由政府出资购买动画,在东亚诸国免费播放......以企业化待遇履行公益性、事业化使命义务与责任承担,上海美影厂与中国动画内外交困而日趋没落实属必然。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标识)
“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近百年来,中国动画连起码的艺术理论与发展模式都未形成。当下中国动画最需要的,不是出台多少扶持政策,而是从“体制”的桎梏中挣脱出来。
中国动画欲求真正长足的进步,必须虚实相生、远近结合:作为社会产业,要有切实可行务实而科学独立的长远发展规划;作为现代艺术,应在保证现实收益的同时,追求对人类世界与社会历 史的超越情怀与哲理思考。
作者:徐秀明/葛红兵
(原文有删减)
动画艺术研究中心
编辑:张 琳 排版:张雯燕 审核:李 飞
原创内容,未经同意,严禁转载
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权利归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昌平区医院中国动画理论批判-形式主义、古典主义与体制艺术-动画艺术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