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职业装中南海保镖碰上恶霸欺人,分分钟就给摆平还让美女投怀送抱...-后街录拍

190 Views
中南海保镖碰上恶霸欺人,分分钟就给摆平还让美女投怀送抱...-后街录拍

--软卧里的罪恶--
这是一列由燕京开往东江的动车。
此刻刁蛮皇后,在一个封闭的软卧车厢里。一件极其罪恶的事情正在发生。罗雅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遭遇这样的噩梦。在上铺的一个男人突然窜了下来。这个男人,长相就是穷凶极恶,光着头,脸上有刀疤。
刀疤男忽然捂住了罗雅的嘴巴。这个男人压在罗雅的身上,他的气息粗重,眼神里是野兽般的光芒。时尚职业装刀疤男压低声音警告罗雅,道:“老实点,不然我要你的命。”
罗雅惊恐欲绝,她想要挣扎,但刀疤男力气太大,她根本无能为力。泪水顿时汹涌而出,罗雅悔恨万分,她在进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安全,但是想着这是动车上,难道这男人还能对自己不轨?
显然,罗雅低估了这个男人的畜牲程度。
这时,刀疤男手中拿起一瓶矿泉水,强行灌进了罗雅的嘴里和君商学院。罗雅躲避不开,喝了一些下去,她当然知道这肯定不是普通的水,里面一定下了药。
天啦!这一瞬,罗雅想死的心都有了。待会自己药力发作,主动和这个男人……她已经不敢朝下面想去了。
刀疤男眼中绽放着邪恶的光芒,他嘿嘿一笑,道:“小娘皮,待会你会主动求老子满足你的,哈哈……”他极为得意。
罗雅的口被捂住,发不出声音。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看见对面的上铺被子里动了一下。
“居然有人?”罗雅连忙拼命挣扎。
那对面上铺坐起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来,年轻人疑惑的看向下面,他叫做叶寒。叶寒马上就接触到了罗雅的眼神,那眼神里全是哀求与绝望。
叶寒是何等聪明的人,见状立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叶寒眼中爆起滔天怒火,光天化日之下,这天杀的居然敢……
这刀疤脸,叶寒可是很有印象的猛龙特囧。他是最先进这软卧车厢的,他开始见下面没人,睡在下铺。结果这刀疤脸进来粗暴的喊他滚。叶寒知道自己不占理,也就赔笑去了上面。
叶寒一咕噜窜了下来,厉声道:“住手,你在干什么?”
刀疤脸手中忽然出现一柄寒光闪闪的刀片,也不知道他是怎样带到车上来的。这刀疤脸本身就是个亡命之徒,此刻,他冷厉的对叶寒道:“不关你的事谷元廷,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待会老子爽完了,自然有你爽的。否则老子就将你从窗户这儿扔下去。”
这样的威慑,一般人是不敢管的。
而此时,罗雅的脸已经开始泛起了红潮,药力在起作用了。
叶寒冷笑一声,道:“我若一定要管这闲事呢?”
刀疤脸见叶寒手中毫无惧色,他恼火起来,道:“你是在找死!”
叶离微微一笑,道:“我是找死,有本事你来送我?”
“艹!”刀疤脸真正的怒了,他陡然扑向叶寒,便要给叶寒一点颜色看看。
怎知就在这时,刀疤脸突然定住了。
只因为,叶寒手中出现了一支左轮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刀疤脸。
刀疤脸的脸色顿时古怪复杂到了极点,说不出是恐惧还是诡异。“妈蛋的,他怎么会有枪,枪怎么能带上火车?老子带的刀片都是用了特殊的东西包裹,这才瞒过安检的。这家伙用的该不是玩具枪吧?”
一瞬间,刀疤脸惊疑不定!
叶寒冷笑道:“大概你还不清楚我是谁,给你瞅瞅!”他掏出一张证件给刀疤脸。
刀疤脸拿在手上一看,顿时觉得身子无力,想要当场跪下去。原来,原来这证件上有货真价实的特卫局钢印!眼前这个叶寒居然是中央特卫局的士官!
我艹,尼玛啊!刀疤脸赵虎立刻就知道自己走的夜路多了,终于遇到鬼了。这是踢的绝对钢板啊!
眼前这家伙,便是传说之中的中南海保镖至尊宝鉴!
“我……大哥,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求你了。”赵虎立刻跪了下去,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大哥,我上有老,下有小,就是一时糊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叶寒冷哼一声,眼中爆出精光。道:“给你机会?刚才你怎么没想过要给我机会亲爹后娘,给这个无辜的女孩儿机会?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喊乘警高田彪我,二是从窗户跳下去,是生是死看你造化。”
这动车行驶极快,若是从窗户跳下去,只怕不死也残废。可赵虎身上是有命案的,他知道自己到了乘警哪儿,更是死路一条。
“快点吧,再磨蹭,一枪崩了你。”叶寒冷冷说道。
--为罗雅解毒--
赵虎看了眼窗户处章柏翰,几乎能听到外面的风声呼呼。他回过头看叶寒,一咬牙,冷声道:“做人还需留一线,你别把事情做的太绝了。”
叶寒不屑一顾,道:“得了吧,就你这种货色也配跟我谈留一线?跳!”最后一声喝,让赵虎忍不住颤抖。
最终,赵虎还是被叶寒逼着跳了下去。至于这狗贼是死是活,叶寒却是不在乎的。只是这时,叶寒发觉到罗雅的情况很不妙了。
罗雅脸蛋潮红,她此时看向叶寒的目光充满了渴望和欲望。这姑娘穿的是红色毛衣,此时她胸前饱满起伏着,格外的诱人。这姑娘本身就挺漂亮和清秀的,若不是如此,赵虎也不会铤而走险。
叶寒知道罗雅现在情况很不妙,若不尽快帮罗雅将毒排出来,只怕有性命危险。在这里喊乘警,乘警也没有办法,倒让这姑娘出丑。叶寒心念电转,身手拍罗雅美丽的脸蛋。罗雅吃力的看向叶寒,美眸里带了极度的渴望,但却因羞涩而强忍着。
叶寒深吸一口气,道:“你身体中毒,是春毒,我现在要将你衣服脱掉,利用暗劲将毒性排出去。”罗雅瞬间明白叶寒的意思,她立刻脱了毛衣。
罗雅热得忍受不住,脱衣服毫不犹豫。叶寒避开目光,罗雅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便知道眼前的哥哥是个正人君子。
“可以了”罗雅娇喘着说。叶寒转头,便看见罗雅并没有脱掉内衣。叶寒要用暗劲来逼毒,那就必须是肉贴肉,如此劲力才可没有阻碍。“内衣也要脱掉。”叶寒沉声说道。
罗雅的身子燥热到了极点,她本是非常羞涩的人,但现在却已到了忍耐的极致,闻言也不多想,马上脱去内衣。
叶寒再次转过头去。“好了,求你,快!”罗雅哀求。
叶寒深吸一口气,回过头,便看见美妙的风景发。罗雅身材婀娜,尤其是胸前那一团雪白饱满,几乎要让叶寒这种未经女人开发的猪哥喷血。
当下,叶寒运暗劲,他温热的手掌蕴含了劲力,刚贴到罗雅的雪白背脊上王庆坨吧,罗雅的娇躯立刻剧烈颤抖起来。她突然猛地坐起来,一下死死抱住了叶寒。叶寒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他身经百战,杀人无数。枪林弹雨,尸山血海都闯过,却唯独没经历这样的红粉阵仗!
罗雅哭泣的喊道:“求你,给我……”
叶寒便见罗雅的娇躯越来越红,已然到达了临界点。叶寒暗道,不行,再这样下去,罗雅要爆体而亡了。这天杀的畜牲,下的药性还真猛烈。
人命关天,叶寒顾不得其他,咬牙褪下罗雅的牛仔裤,内内。罗雅立刻张腿配合。
暴风雨,终究会过去!
叶寒跟罗雅在床上翻云覆雨,一脸进行了四次,連叶寒都有些吃不消了。如此之後,罗雅才昏睡过去。叶寒看了眼罗雅美妙的身子,他暗暗叹了口气,这还真是荒唐啊!自己的处男之身就这样没了。
那畜牲种树,自己摘果实嗎?
不过话说回来,罗雅还是第一次。那床上落红处处。但对这姑娘,叶寒也没有愧疚。自己是迫不得已的救人啊!
这一晚,叶寒睡在上铺。他和罗雅都有些尴尬,两個彼此不认识的人却有了最亲密的关系。叶寒在第二天早晨,给罗雅买来了早餐。随後留了一张纸条,大意是解释确实迫不得已,希望她能幸福之类的。
动车马上就快要到达东江了,叶寒的心思已经不在罗雅身上。他一向冷漠,不多说话。但这时候,心里还是激动起来。
身为中央特卫局的成员,叶寒的工作就是负责保护首長們的安全。在工作中,他必须一丝不苟。不过眼下,他是难得的得了五天的假期,他终于可以回家看望唯一的亲妹妹还有爷爷了陈玺安。
那罗雅一直将头蒙在被子里。叶寒知道女孩子是覺得不好意思面对自己。叶寒暗想这样也好,省的尴尬!
上午九点,东江市阳光灿烂!
叶寒提着自己的黑色箱子下了动车嫡女毒妻,过安检的时候,他出示了证件直接出了火车站。这次之所以还帶着自己的裝备,是因为叶寒刚刚去静海市那边完成了一件任务。琴葛蕾静海离东江不远,上面的楚局考虑到了叶寒的实际情况,所以给了他假期。
叶寒的爷爷刘正并不是叶寒的亲爷爷。实际上却是刘正这位老拳师看叶寒和妹妹叶欣可怜,于是将其收养。刘正曾经是有名的拳师,太极拳高手!後来被仇家寻上門,比武输了,而且伤了內腑,落了病根。从此便退出了武術界,再之後江湖笑歌词,刘正收养了无父无母的叶寒兄妹。
刘正其实是不想教叶寒功夫的,只是因为叶寒是孤兒,那时候经常受欺负。刘正一怒之下,才教了叶寒一身功夫。他却没想到里昂黑帮,在将来,叶寒会成長为一颗參天巨树,会成为绝顶高手,会名扬海内外。
--冰山女神--
叶寒在东江并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爷孙三人一直都是租房子住的。
那租房的地方是一片老旧的筒子楼,在八层楼,上下很不方便。唯一的优点就是便宜。
叶寒知道这时候妹妹肯定在學校上學,于是决定先回去看爷爷再造神州。他给爷爷和妹妹都已经买好了礼物,给妹妹买了個最新的iPhone6S。虽然叶寒覺得这东西忒坑人,不过他也知道高中的學生愛攀比,他也不愿意妹妹被人比下去。对于妹妹张无垢勤学,他是疼愛到了骨子里。而给爷爷则是帶了一瓶上好的茅台酒,爷爷就愛这一口。
叶寒很快就回到了家里,他看家里熟悉的一切。一切都充满了亲情,家人的气息。就連自己房间都是干干净净,没有多大改变。叶寒心中感慨,但很快,叶寒就發现爷爷也不在家辉煌三国。屋子里很干净,是長期住人的样子。他暗想,莫非爷爷是出去散步了。
叶寒自己也没有帶手机,他小黑箱里有通讯卫星电话,不过这個电话是不允许私人通话的。这是怕泄露国家机密。
当下,叶寒便将小黑箱放在家里。随後揣了iPhone6s,便决定先去學校看望妹妹。
冬日的阳光明媚中帶着一丝薄弱,空气中满是寒意。叶寒出門之後拦了一輛的士前往妹妹所在的东江高中。
东江高中是这边的重点高中,也是许多學子向往之所在。叶寒到了學校,进去的时候,那門房的老头格外的敬业,将叶寒的祖上三代打听了個遍,最後终于才给叶寒放行。
广阔的操场,高大雪白的教學楼,图书馆,一派莘莘學子,重点學府气派。此时郎朗的读书声不断的从大楼里传出来。
叶寒看着这栋大楼,顿时有些犯难,他不知道应该从哪兒去找妹妹的班級。以前来过一次,不过却早已記不清了。就在叶寒犯难的时候,刚好迎面走来了一個女孩子。这女孩下身穿了一件紧绷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紧身的针织毛衣。她大约十六岁的样子,瓜子脸,美丽绝伦。这女孩兒给人的第一眼感覺是惊艳,特别。为什麽说特别?却是因为她美丽的眸子里泛着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这种冷已经是一种气质,發自本身,绝不是刻意裝出来的。
“你好,同學!”叶寒看得呆了一下,半晌後方才回过神,立刻喊。
女孩淡淡冷冷的看向叶寒,并不说话。.
这女孩叫做林婉清,她是东江高中的第一校花,冷美人。林婉清对眼前的叶寒丝毫没有好感,因为她讨厌穿风衣裝酷的男人。而叶寒刚好就穿了件拉风的黑色风衣。
在林婉清的印象里,她是很喜欢像她父亲那样的儒雅男子,黑色中山裝,喜怒不形于色,仿佛一切都可以掌握住。
“额,请问三年級二班在哪兒?”叶寒头一次遇見这样冰冷的女孩,居然不把自己当盘菜。所以他有些小小的尴尬,他開口虽然问了,却也没做指望,估计对方是懒得回答的。
果不其然,林婉清淡冷的看了叶寒一眼,转身就走。叶寒郁闷的摸了摸鼻子,这特麽叫個什麽事兒啊!不过就在这时,林婉清却回头向叶寒说道:“你看第五楼没有,从左朝右数就可以了。”她一说完,便不再理会,径直离開了。
叶寒愕然,覺得这女孩兒真是奇怪。他摸了摸鼻子,当下也不再多想,朝教學大楼那边走去。
叶寒很快来到了五楼,他一路找过去,便見那教室里面,學生們都在认真复习上课。这样的场景种场景让叶寒又是向往,又是感触。叶寒当时初中没读完,便因为出色的身手,而被军训的教官看重,直接被特招到了部队。他在部队里,虽然也有學习文化课。不过那跟这兒的學习氛围是不能比的。之後,叶寒的训练更加残酷黑色火种,沙漠,丛林,毒蛇,时刻都在生死线上挣扎。凭借着出色的表现,他又称为一名特种兵。最後,更被中央首長看重,招收进了最荣耀的中央特卫局,保护首長。
且不说这些,叶寒很快来到了二班。他也终于找到了妹妹,叶欣。叶欣一身红色外套,一脸凝重,正在认真的抄着笔記。她的小手冻得通红,不时的在手上哈一口热气。
“外面的这位同志,你找人嗎?”正在讲桌前坐着批阅作业的美丽年轻老师白洁,她抬头看見了严寒,立刻起身问。她的语声很是不善!
一众學生闻言立刻齐刷刷的看向叶寒这边来。但惟独那叶欣头也不抬,依然认真的做功课。
林凡一身黑色风衣,他的面貌清秀,气质又格外的沉稳,像是不动泰山一般。这是眼下的年轻人很少能有的可贵气质。那班上的小女生們見状立刻成了花痴。“哇,他好帅。”
“他好有型啊!”
而此时,叶欣也被同學們的声音所惊动,她抬起头看了过来。顿时,叶欣呆住了。好一会後,叶欣兴奋的起身,这一起身将她坐的椅子也给挤倒在地。叶欣全然不管不顾,她已经欣喜若狂白色夹竹桃,快步奔向叶寒斑鸠调,她所有的感情都爆發出来,一把投进叶寒的怀抱里,哭泣着喊道:“哥哥!”.
好半晌後,兄妹两人分開。那老师白洁冷冷的扫了眼叶寒,反正也像是看叶寒不爽。她又向叶欣问道:“这人是你亲哥哥?”
叶欣立刻点头。白洁道:“就算是你亲哥哥,你也得先回座位上课。”
叶寒見状,便立刻说道:“不好意思,我想给我妹妹请假,就两天。因为……”
“请假就去找她的班主任,这個我管不着。”白洁淡冷说道。
我擦,这娘們……叶寒无语,他看了眼白洁的翘臀,气愤的他真有种想狠狠打她翘臀的冲动。
白洁立刻察覺到了叶寒的目光,她的脸蛋顿时红了。又羞又怒,道:“你眼珠子瞅哪兒?”
叶寒忙收回目光都本伟。他正欲说什麽时,叶欣忽然朝白洁轻轻鞠了一躬,随後就拉了叶寒的手,说道:“哥哥,我們走。”
叶寒摸了摸鼻子,擦,自己的妹妹也这麽有個性了?他却也没意見,因为他知道妹妹是尖子生,偶尔翘個课,那老师想必也不会太追究。只是他和叶欣却是气得白洁胸闷,連课都不想上了。
出去的路上,叶欣挽着叶寒的胳膊,毫不避忌,那叫一個亲热。估计不知道的人都要以为这两人是热恋的情侣。
“真不需要去跟你們班主任请個假麽?”叶寒随後问,他有些担心。叶欣立刻说道:“才不要理那個臭班主任呢。”
叶寒哑然失笑,说道:“他怎麽得罪你了?”叶欣生气的说道:“他看不起你。”叶寒愕然,随後郁闷无比的摸了摸鼻子,无语的说道:“我都不认识他,他干嘛要瞧不起我?”
这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啊!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时尚职业装中南海保镖碰上恶霸欺人,分分钟就给摆平还让美女投怀送抱...-后街录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