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塔供水器中国古代诗词中的情、色、性!-诗评万象

181 Views
中国古代诗词中的情、色、性!-诗评万象

诗评万象
素指拈花,银盌盛雪
纷纭万象,歌之咏之精彩推荐:
中国古代诗歌,自诗经以降,经历代累积,浩如烟海,蔚为大观。整个诗歌史上,有关情、色、性的描写,绵延不绝,贯穿始终,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写情篇
历代许多名家都曾撰文,强调文学、特别是诗歌的抒情特征。《文心雕龙·物色第四十六》云:“岁有其物,物有其容;情以物迁,辞以情发”。
《诗经》的开篇《关雎》,是千古传颂的名篇。《关雎》一诗表现男女情爱的实质,提出了对理想爱人的追求: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碧血银枪,君子好逑。

汉无名氏所作乐府诗《上邪》,描写一位女子用五种绝不可能发生的自然现象表达自己坚贞的情意: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晚唐李商隐是写情的高手,他的《暮秋独游曲江》,用江水表现爱情,表示情意绵绵不绝: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让爱滚蛋。
深知身在情长在张先天仙子,怅望江头江水声。

元好问还有一首《摸鱼儿》咏大雁殉情,亦是脍炙人口: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我要当八路。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李贻伟,为留待骚人,
狂歌痛饮前金所,来访雁丘处。

男女之情大致始于豆蔻年华,少男少女情窦初开,对异性充满好奇与渴慕。
写约会最有名的句子可能是欧阳修(一说朱淑真)的《生查子》: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明朝唐伯虎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喜欢与美人打情骂俏。他的《题拈花微笑图》,写佳人与鲜花争妍,败下阵来,便对情郎大发娇嗔生地熟地汤,使出了独特的惩罚手段: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朵轻盈娇欲语。
佳人晓起出闺房,将来对镜比红妆。问郎花好奴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
佳人见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将花揉碎掷郎前,请君今夜伴花眠。

元曲大家关汉卿是风月老手,所谓的“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据说他有一位凶悍的夫人,一次醋劲发作,写了一首《戒夫诗》,对他讽刺挖苦带警告:
闻君偷看美人图,不似关羽大丈夫,
金屋若将阿娇贮,与君打破醋葫芦。
古代交通不便,加上常有社会动荡,亲人之间常常聚少离多,自然会生出思念之情,并经久不绝。来看唐代张九龄的《望月怀远》: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无塔供水器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
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用长夜难眠表示相思不尽是古诗中常用的手法,如南朝齐·谢朓《玉阶怨》:
夕殿下珠帘,流萤飞复息。
长夜缝罗衣,思君此何极。

写色篇
美色与爱情一样,在文学作品中是个永恒的主题。在诗坛上黄莺鸟,诗人创作了大量的吟咏女性美的作品。
《卫凤·硕人》表现后宫丽人,有“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最虚的写法,大概是《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有一首《系裙腰》,露骨地谈论男女欢会的整个过程:
水轩檐幕透薰风,银塘外、柳烟浓喜纳昌吉。
方床遍展鱼鳞簟,碧纱笼。小墀面、对芙蓉。玉人共处双鸳枕,和娇困、睡朦胧。
起来意懒含羞态,汗香融。素裙腰,映酥胸。
中国古人总的来说,以白为美宋子凌。在描写女子身体的诗句中,“玉”字出现的频率远超过“冰”、“雪”两字。晋朝诗人孙绰有一首乐府诗《情人碧玉歌》:
碧玉破瓜时,相为情颠倒。
感郎不羞难,回身就郎抱。

对女子身体的描写,“玉”、“香”两个字颇有概括性,一个表现视觉和触觉方面的白腻,另一个表现嗅觉和味觉方面的芳香。
李清照婚后有过一段性福生活,在其《丑奴儿》这首艳词中就反映了出来: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
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凡尔纳三部曲,雪腻酥香。
笑语檀郎佛心禅语,今夜纱厨枕簟凉。

写女子体香的艳词,莫过于萧观音的《十香词》。《十香词》是十首组诗,分别描写女人身上十个部位,均以“香”字结尾:
青丝七尺长,挽出内家装。
不知眠枕上,倍觉绿云香。(发)红绡一幅强,轻阑白玉光。
试开胸探取,尤比颤酥香。(乳)芙蓉失新艳,莲花落故妆。
两般总堪比,可似粉腮香。(颊)蝤蛴那足并?长须学凤凰。
昨宵欢臂上,应惹领边香。(颈)和羹好滋味,送语出宫商。
定知郎口内,含有暖甘香。(舌)非关兼酒气,不是口脂芳。
却疑花解语,风送过来香。(口)既摘上林蕊,还亲御苑桑。
归来便携手,纤纤春笋香。(手)凤靴抛合缝,罗袜卸轻霜。
谁将暖白玉,雕出软钩香。(足)解带色已颤,触手心愈忙。
那识罗裙内,消魂别有香。(阴)咳唾千花酿,肌肤百和装。
元非噉沉水,生得满身香。(肌)

写性篇
古诗中涉及男女欢会的内容,常用巫山神女、云雨高唐之类的字眼,其始作俑者是楚辞大家宋玉,他在《高唐赋》中记述楚怀王游高唐时怠而昼寝,梦见神女自荐枕席,并说:“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从此“巫山”、“云雨”、“高唐”、“阳台”、“朝云”、“暮雨”、“楚梦”、“神女”等词就都语涉暧昧,不能随便使用了,正所谓“楚天云雨尽堪疑”。反过来,当言及男女欢爱之事时,这些字眼又为作者们提供了方便含蓄的说法。

白居易有首著名的《花非花》,字词浅显但含义隐晦,算是早期的朦胧诗: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恩平帝都温泉。
“春梦”、“朝云”当指巫山神女,后人猜测此神女实为妓女,
因为唐代妓女受召陪客,常是夜半才来,黎明即去。宋代贺铸《鸳鸯语》有“行雨行云,非花非雾,为谁来为谁还去”,显然由本诗生发。
纳兰性德《江城子·咏史》,也是朦胧诗,但用神女事更为明显: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风吹麦浪简谱,望中疑。
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
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

古人云“词为艳科”,贺裳《皱水轩词筌》“文人词涉于淫”一节说:“文人无赖,至驰思杳冥,盖自高唐作俑而后,遂浸淫不可禁矣。”
“朝朝暮暮”一语常在宋朝词作中出现,多表现男女卿卿我我,亲密无间。秦观有一首写牛女的《鹊桥仙》,是其中名篇: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王实甫《西厢记》里有多处云雨高唐,如《借厢》“虽不得窃玉偷香,且将这盼行云眼睛打当”、《寺警》“无端毫客传烽火,巧为襄王送雨云”、《琴心》“怎得个人来信息通,便道十二巫峰,也有高唐来梦中”等。
金圣叹极为推崇《西厢记》,金批西厢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一绝。《赖简》有一句“打扮得身子儿乍,准备来云雨会巫峡”,金批为:“《西厢》最淫是此二句”。
更有甚者,《后侯》里抄自《董西厢》的一首诗,是莺莺送给张生的“好药方儿”,最后一联云:“寄语高唐休咏赋,今宵端的雨云来”,莺莺要主动送货上门,并用云雨自比,实在有失贵族小姐的矜持,惹得金圣叹老人狠批为:“诗丑绝”。
此文源自唐诗宋词古诗词
精采推荐:
回顾高考40年,每一张照片每一首诗,都是一代人的青春!
崔永元爆明星天价合同的同时,她裸捐2000万毕生积蓄却无人关注
2018高考:60所中学为考生题联壮行妖兽帝国!快看你母校今年是咋写的
今日芒种丨忙着,种下希望
曹雪芹:一生一梦,一梦一生
儿童节:愿你出走半生,归来纯真不减
当教师沦为讨薪的“教育民工”,令谁蒙羞?
宋词十大名家,一人一首传世之作
因一首词被列入高考黑名单,第一专业词人,原是白衣卿相
千古第一情书:愿你一切安好,愿我深情如初
最后的名士:成败何须论,风骨自千秋
朕去搞艺术了,这江山随你们便吧——历史上最有才情的七位皇帝!
他死后九百年难解的一个迷,是异端还是天才?是罪魁还是伟人?
520羽衣一族,各科老师怎样说我爱你?多田薰不好好学习连情书都看不懂!
武当祖师张三丰的诗词金三角风云,原来是一部秘诀
写给母亲的千古名篇

长按二维码加群 与小诗妹品茗谈诗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无塔供水器中国古代诗词中的情、色、性!-诗评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