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清平中国与阿盟高等教育合作的现状、方法与策略-华师教育国际化工作室

216 Views
中国与阿盟高等教育合作的现状、方法与策略-华师教育国际化工作室

阿盟是阿拉伯国家联盟( League of Arab States, LAS) 的简称,属于区域性国际组织。成员国大多地处西亚和北非,分别是: 阿尔及利亚、阿联酋、阿曼、埃及、巴勒斯坦、巴林、吉布提、卡塔尔、科威特、黎巴嫩、利比亚、毛里塔尼亚、摩洛哥、沙特、苏丹、索马里、突尼斯、叙利亚、也门、伊拉克、约旦和科摩罗。2004 年,以中国政府为主导的,涵盖政治、经济、文化、能源、教育等领域的 “ 中阿合作论坛 ”成立,开启了中阿多个层面的交流与合作。2014年,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契机,中阿之间的交流与合作继续走向深入。
一、中阿高等教育合作的现状
(一)建立机制,签订协议,稳步发展
中国与阿拉伯国家长期保持着密切的友好关系。在政治互信的基础上,双方共同推进了一系列合作机制的建立与协议的签订。尤其在教育领域的交流合作建设中张成熙,已经形成中阿(10+1) 高教合作研讨会(2008年、2009年)、中阿大学校长论坛 ( 2011年、2013 年、2015年)等机制。此外,中阿教育高层互访密切、签署了系列协定与备忘录,使教育交流与合作更加具体化。如中国与沙特阿拉伯王国(1999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2008 年)分别签订了教育领域的合作备忘录与协定。近年来,在共建“一带一路 ”的指引下,埃及成为阿盟中与中国交流最密切的国家之一异世悠闲人生。2016年,中埃签订了五份有关教育、科技领域的合作协议,包括中国教育部和埃及高等教育与科学研究部关于奖学金的合作、中国科技部与埃及高教科研部关于科学园的合作、建立科技合作联合资助计划的谅解备忘录等。[6]综上所述,经过前期酝酿与筹划,中阿之间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合作具备了一定的条件与基础。建立长效机制和签署备忘录已渐渐成为中国与阿盟各国开启交流与合作的第一步,双方正朝着有益的方向稳步发展。
(二) 院校( 校企) 合作,形式多样,循序渐进
中阿在院校( 校企) 合作方面形式多样,主要有: 开办孔子学院、建设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举办校企短期培训班和海外高级研修班等。
作为汉文化主要的“输出”路径,孔子学院在推广汉语教育、传播汉文化方面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也是中阿院校合作的主要形式。截至 2016 年 7 月,已有 9 个阿盟国家建立了 11 所孔子学院,2所孔子课堂和 1 所电视孔子课堂,其中埃及、摩洛哥、约旦、阿联酋四国已成立两所以上孔子学院/课堂 (见表1)。

在国内,国别和区域研究培育基地正成为研究 “ 引进来”国家的大后方。目前,北京语言大学、第二外国语学院、宁夏大学均设立了阿拉伯研究培育基地或研究中心。在校企合作方面,现阶段中阿双方仍以语言和技术培训为主。如西南交通大学与北京铁路局联合启动“高速铁路卓越工程师国际培训班”以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与中国电子进出口总公司建立“西电—中电联合培养地”等。
(三)留学规模稳中有升,师生交换常态化发展
在中阿政府的倡导下,双方人员交流规模稳中有升,渐有常态化发展趋势。从 20 世纪70 年代起,中国就加大了对阿盟非洲国家的援建力度,如设立奖学金、鼓励学生来华留学、派遣教师等,而中国稳定的生活环境和低廉的学费也成为一些不发达国家,如吉布提、索马里、科摩罗等国学生的优选之地。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与努力下,2014 年,在中国留学的阿拉伯国家学生总数达到 1.4 万人,同比增长 11.7%; 在阿拉伯各国学习的中国留学生人数为3500人,同比增长33%。
随着留学规模扩大,中国培养留学生的工作也进入常态化运作,特别是开发较早的地区与高校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常规机制。以与阿拉伯地区地理、人文环境类似的宁夏为例,借“中阿大学校长论坛”之机,宁夏与阿盟国家高等教育的交流与合作已见成效。2010年,由宁夏大学合作建立的迪拜孔子学院落户阿联酋。除了在进行汉语言、汉文化课程教学的基础上,迪拜孔子学院每年夏季还组织学生访华,使他们切身体会中华文明; 2011 年、2013年和 2015 年,三届“中阿大学校长论坛”均在宁夏举行。在政府的有效推动下,中阿高等教育交流成果丰硕,形式多样,逐渐形成以政府牵线为主导、民间交流为主体的特点。
二、中阿高等教育合作的方法 ——阿盟国家分类评估
高等教育国际化动因理论认为,交流与合作往往受其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学术等多方面的影响。虽然中阿交流与合作在稳步推进,但阿盟高等教育水平层次不齐,情况复杂。有鉴于此,我们依据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相关属性,即安全局势、经济情况、科研水平、对外政策和高等教育人力资源和入学率进行编码,尝试厘清阿盟各成员国国内局势和高等教育发展特点,以提出相对符合实际的有效合作策略。
收入水平。以 2016 年世界银行发布的阿盟各国收入水平为评估指标,共有五个水平:高收入水平、中高等收入水平、中低等收入水平、低中等收入水平和低收入水平,以 5—1 依次进行编码。
每十万人中高等教育人数。以 2014 年( 少数国家参考其他年份)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数据为评估指标,人数在4000—4999之间记为5; 3000—3999 之间记为4; 2000—2999 之间记为3; 1000—1999 之间记为2; 1000 以下不包括1000 记为1。
高等教育入学率。以 2014 年( 少数国家参考其他年份)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数据为评估指标,高等教育毛入学率50%以上记为5;30%—49%记为4;15%—29%记为3; 5%—14%记为2; 小于 5%但不包括5%记为1。
科研水平。以2016 年Quacquarelli Symonds 发布的阿拉伯大学排名为评估依据,筛选出在21 个阿盟国家( 科摩罗除外) 的高校中,排名前 100 的高校占15 所以上的国家记为5;占10—14所记为4; 占5—9所记为3;占1—4 所记为2;0 所记为1(由于科摩罗数据缺失,根据相关文献评估其国内高等教育现状记为1)。
对外交往。以中国外交部网站2016年更新的对外交往情况为主要评估依据,2013 年以后,该国与世界大国、周边邻国相比,属于区域大国并积极拓展对外关系记为5;无敌对国家但因贫困受到支援为4;有1-2个敌对国家记为3;有3-4个敌对国家记为2;无外交国家记为1。
国内安全局势。以中国外交部网站 2016 年更新的阿盟国家国内安全状况为主要评估依据,2013至2016年间,从无战乱、集会、游行、示威记为5;早期有集会、游行历史,现已平静记为4; 偶有集会、游行、示威记为3; 偶有战争记为2; 持续战乱国家记为1。

通过编码与分析( 见图 1) ,我们获得了几点有意义的发现。第一,沙特阿位伯王国作为地区经济、政治大国,在高等教育领域有不俗表现,在科研能力、高等教育入学率和对外交往动机上雄踞榜首。与其发展特征类似的国家目前还有阿联酋、约旦、阿曼、巴林、卡塔尔、科威特、黎巴嫩、阿尔及利亚。上述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富庶,对外政策相对开放,国际化需求旺盛,且有一定高等教育的基础包子修炼守则,或成为与中国今后在高等教育领域进行深化合作的重点国家。第二,以埃及、巴勒斯坦、摩洛哥、突尼斯为代表的二线国家的主要特点为: 虽然国内政治、经济基本实现稳定,也拥有相对深厚的文化和教育基础,但囿于目前国内经济形势欠佳、外部发展环境制约等因素,近期与中国进行交流与合作稍显后劲不足。第三,以利比亚、毛里塔尼亚、苏丹、伊拉克为代表的三鲜国家的主要特点为:传统教育先天不足中电36所,后天又由于贫穷、战争等原因发展缓慢。然而,在摆脱殖民地或战乱身份后,政治、经济、文化、教育有所改善,渐有开放趋势。第四马德华去世,以吉布提、科摩罗为代表的四线国家的主要特点为: 经济极度贫困,发展教育的能力非常有限,基本依靠国际援助来发展经济与教育,院校合作可能性十分有限,在留学人员交流上主要依赖于奖学金等优惠政策。第五,以索马里、也门和叙利亚为代表的战乱国家的主要特点为:受教育机会主要依赖于国际人道主义援助,个别留学人员依靠他国奖学金。
三、中阿高等教育合作策略——分类合作
(一) 国际化型: 推进院校( 项目) 合作,扩大学历互认规模
国际化型国家政治稳定、经济富庶,对外交流与合作需求旺盛,现阶段正是与其积极进行交流与合作的良好时机。在合作办学方面,依托中阿大学校长论坛、“中非高校20+20合作计划”等机制,推动院校办学和项目合作,尤其加强在金融、能源、工程等学科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在教师与学生交换方面,借助孔子学院的窗口优势,积极组织质量高、形式丰富的体验性文化活动,如夏令营、访学团等周培培,尤其是以阿联酋、卡塔尔为代表的国外侨民人口居多的国家,不仅需重视与本地人的教育交流,还应重视与当地外籍侨民的交流。此外,在学历互认方面,截止2012年,在中国学历互认的阿盟国家仅有埃及和阿尔及尼亚,远无法提升阿盟各国与中国高等教育交流与合作的吸引力。因此,需加强与各国高等教育部的学历互认工作何超雄,以减轻留学生的后顾之忧。综上所述,中国与国际化型国家在高等教育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还有巨大的上升空间。值得注意的是,方清平虽然这些国家目前政治稳定、经济形势发展良好,但其长久以来文化、教育基础相对薄弱,在合作期间需要警惕其由于经济下滑、石油危机等对高等教育建设产生的不良影响。
(二) 传统型: 深化教学内容,加大奖学金比例
传统型国家的优势在于: 其一,本国相对深厚的文化和教育基础; 其二,早期与中国有着较为稳固的合作,用于交流与合作的人力资源相对丰富。有鉴于此,与埃及、巴勒斯坦、摩洛哥、突尼斯等国的合作应主要从两方面进行深化。第一,在合作办学方面,积极推进双方共建大学的目标,尤其推进有关语言、文学、人类学等学科的合作,加大在课程和科研等领域的交流广度和深度。目前,国内高校中,复旦大学和西北大学分别建立了埃及研究中心 ( 2003 年) 和巴勒斯坦研究中心( 2012 年)。研究中心从语言到学术科研项目均有涉猎,较好地促进了中埃与中巴的交流合作。第二,扩大师生互访规模,加大奖学金投入,落实学历互认等协议的续签工作。近年来,埃及、巴勒斯坦、摩洛哥、突尼斯四国由于政局或经济不稳定,未能满足青年一代的受教育需求,因此,很多有条件的家庭把目光投向了国外。与欧美国家相比,中国的优势在于费用不及他国昂贵,且中国还有与其相似的生活环境和宗教环境,如西北地区等。如果从政策上加大奖学金力度洛丽塔情结,并在学历互认和签证政策上给予支持,解除后顾之忧,则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吸引优秀的学生到中国求学。
(三) 缓慢型和贫困型: 支援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职业教育、数字远程化教育等
缓慢型国家主要脱胎于殖民地和战乱国,目前仍以振兴经济、平衡各大国在此均势为发展第一要务,曹小小因而与中国的交流与合作也建立在务实的基础上。在利比亚、毛里塔尼亚、苏丹、伊拉克、吉布提、科摩罗等国,积极推进与其经济发展优势相吻合的职业技术教育是打开与其交流与合作的有效途径。如吉布提以旅游业吸引国外市金焕城场,与其建立相对应的职业学院,有利于因地制宜发展教育和促进交流与合作。此外,可与已经“走出去”的企业积极合作,依托企业平台灵异便利店,实施教育基础设施建设,如在孔子学院/课堂开发数字远程化教育,开办语言、工程技术等短期培训班等,也是与此类国家建立人文教育交流的有效策略之一。
(四)战乱型国家:倡导人道主义援助,提高入学门槛
中国与战乱型国家院校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基本处于人道主义援助阶段,在人员互访方面,偶有获得奖学金的留学生赴华学习。鉴于中东地区的局部动荡和索马里长期以来的混乱局势,在积极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的同时,相关学校一方面可相应提高入学门槛,另一方面也应密切核查来华学习和交流人员的身份,警惕不法分子以求学之名混入国内,威胁校园安全。
(作者简介: 郑圆皓,云南昆明人,中国驻阿联酋大使馆工作人员; 李金,云南昆明人,中国驻阿联酋大使馆工作人员。)
【华师教育国际化工作室概况】
华师教育国际化工作室是华南师范大学硕士、博士、博士后研究项目,致力于教育国际化研究和信息传播,关注世界范围内的教育国际化动态、学术及优秀实践,搭建教育国际化交流和研发平台。教育国际化科研项目:1.研究生教育国际化比较研究(教育,2004-2005);2.广东高校中外合资办学人才培养模式探索与实践(广东省,2005-2008);3.广东省中外合作办学研究(广东省教育厅,2010-2011);4.广东省高等教育国际化规划研究(广东省重大项目,2014-2016);5.天河区教育国际化专项规划与水平提升策略研究(天河区教育局,2012-2014)
【我们的使命】:以开阔的国际视野以及独立的视角研究教育国际化问题
【我们的愿景】:搭建最具影响力的教育国际化交流和研发平台
【主持人】:李盛兵教授,现任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广东省第十一届政协委员。曾任华南师范大学教务处副处长,华南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学院院长。主要研究领域:教育国际化、研究生教育、高等教育管理。
【团队成员】:刘志文、李娅玲、谷海玲、任巧珍、罗发龙、马晓洁、钟建平、王志强、唐信焱、邬英英、凌玮、李敏、刘琳、刘玲、伍芳、何静、刘冬莲、郭威、崔卫生、夏雪艳、丘维、胡秋兰、伍燕林、冯梓明、白利超、刘婷、程妙玲、李龙娟、邓秋萍、马倩美、黎敏妮、战双娟、王丹、吴培源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方清平中国与阿盟高等教育合作的现状、方法与策略-华师教育国际化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