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1系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汕头民生档案

121 Views
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汕头民生档案
金色记忆——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
时间:9月21日-11月20日 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地点: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
规模最大
等级最高
品类最全
参展单位最多
时代跨度最广
9月21日,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联合40家考古文博单位,共同举办的《金色记忆——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即将拉开大幕!
这是我国迄今为止,最让人期待的金器专题展!
350件(套)珍贵金器洪荒元道,联袂书写一部华丽的黄金中国史!
本次展览展出的金器精品中珍贵文物的比例超过70%,其中更不乏各文博单位的多件镇馆之宝,也是等级最高的金器大展。

黄金,雍容华贵徐谟佳,自古被视为财富和权力的象征。
中国金器在汲取域外文化因素的基础上,历经各时期的创新与发展,逐渐与各民族、各地方文化特色相结合,最终形成了独特的黄金文化。
第一单元
初现—夏商西周时期
夏商西周时期,中国金器的发展尚处于萌芽阶段,黄金制品器形较小,纹饰简单,且多为其它器物的附属装饰,或是人体的装饰。
黄金制品的分布区域主要集中于西北、中原和西南地区,其风格南北迥异,反映出不同区域间价值观念和信仰习俗的差异。
这一时期,古人已运用范铸、捶揲、锻打、錾刻、镂空、剪切等工艺来制作金器。

▲距今约4000—3800年 金耳环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倪宝铎甘肃省玉门市火烧沟遗址出土
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金饰。
玉门火烧沟遗址出土金器为我国境内最早的一批黄金制品,开启了中国境内使用金饰的先河。

▲商 臂钏 首都博物馆藏,北京平谷南独乐河乡刘家河商墓出土
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金臂钏。

▲商 金箔虎形饰 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藏,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遗址出土

▲商周 金冠带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藏,四川省成都市金沙遗址出土

▲西周金腰带饰 河南博物院藏
第二单元
盛放—春秋战国时期
春秋战国时期,各区域间的文化交流和互动日渐频繁,金器的制作工艺与造型艺术也达到了新的高度,已成为社会地位和财富的重要象征宝蓝街。
黄金制品的类型更加丰富,除首饰、佩饰、车马器、兵器以及货币外,还出现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黄金器皿。
北方金器制作系统和南方金器制作系统各具特色,使各地出土金器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繁荣态势,实现了中国古代金器制作的第一个飞跃性发展。

▲战国晚期 金耳饰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藏君海游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阜康市白杨河5号墓地出土

▲战国 虎纹圆金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阿拉沟墓地出土

▲战国 云纹金盏、金勺 湖北省博物馆藏,湖北省随州市曾侯乙墓出土
该组器物为食具,是已出土先秦金器中最重的一件。
此外,金银容器的出现,是战国时期金银器发展的重要标志。

▲战国 战国金郢爰 南京博物院藏,江苏省盱眙县南窑庄出土
面有“郢爰”阴文印记46个,其中完整的35个,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比较完整的郢爰(楚国的一种称量货币)之一。
第三单元
融汇—秦汉时期
秦汉大一统的确立,促使金银开采业和制造业的规模不断拓展谢雨纷,金器的应用范围也不断扩大。
在汉代“金银为食器可得不死”的观念影响下,帝王及贵族等对金器的占有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金器的制作更加精细,种类也更加丰富,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且自汉武帝开通西域以来,西方的金器制造工艺也逐渐被中国工匠所掌握,使这一时期的金器呈现出中西文化交相辉映的繁荣局面。

▲西汉 金兽 南京博物院藏,江苏省盱眙县窖藏出土
重达9kg,含金量为99%,堪称两汉最负盛名的黄金重器。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件金兽是青铜铸造工艺与金器锤击工艺相结合的产物,弥足珍贵。

▲汉 “关内侯”金印 湖北省博物馆藏,湖北省云梦县吴铺乡赵许社出土

▲汉 八龙纹嵌宝石金带扣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焉耆县博格达沁古城黑圪达遗址出土

▲汉 铜鎏金银蟠龙纹壶 河北博物院藏
第四单
耀世—魏晋隋唐时期
魏晋南北朝时期,西方输入的金器数量大增安息香缩合,其与中国传统风格完全不同的器形、纹饰、技法为中国金器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为隋唐时期金器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唐代,金器的发展发生了重大变革,在外来器物的影响下阳光路上简谱,唐代金器在造型、技术上不断突破传统,将多种文化完美融合,同时又不乏自由创新,并逐渐于唐中期以后完成了金器的中国化过程,唐代也因此成为了中国古代金器发展史上的巅峰时期。

▲西晋 鹿首步摇冠 内蒙古博物院藏,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达茂旗西河子窖藏出土

▲鹿首步摇冠(局部)

▲唐 狩猎纹金蹀躞带 内蒙古博物院藏,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出土

▲唐 单轮十二环纯金锡杖 法门寺博物馆藏,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唐代地宫出土
该杖通体以纯金锻制,小巧精致,依《锡杖经》所记,应为迦叶佛所持之物。

▲唐鎏金摩羯鱼三足架银盐台 法门寺博物馆藏
第五单元
异彩—宋元时期
宋代社会经济快速发展,商业繁荣,金器手工业随之兴盛。其金器制作不仅继承了唐代的昌盛李亦非图片,而且更为普及,民间作坊逐渐成为当时金器制造业的主流,民众化、商品化成为金器的重要特点马招弟。
宋代金器的种类与造型与当时的社会风貌和观念意识密切相关,从而使这一时期的金器更多地带有中国传统的装饰韵味,形成了独特的时代风格。
西夏、辽、元等少数民族政权的金器则在借鉴吸收周边各民族文化的基础上,发展出富有自身民族文化特色的风格。

▲宋 鎏金银函 南京市博物总馆藏,南京市中华门外长干里宝塔顶宋长干寺地宫出土

▲宋 瓜形金盏 彭州市博物馆藏

▲南宋 螭首金杯、金盘 贵州省博物馆藏,贵州省遵义市杨价夫妇墓出土

▲辽 镂花金荷包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藏,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奈曼旗青龙山镇辽陈国公主墓出土

▲西夏 迦陵频伽莲瓣纹珠纹金项饰(局部) 宁夏博物馆藏
专题展示
黄 金 面 具
面具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在世界不同地区、不同时代都曾出现过,通常都与礼仪、祭祀、丧葬等活动密切相关。
其中,新1系以黄金制成的面具十分罕见,在世界范围内发现较少,反映出使用者地位的尊崇与神圣。
考古发现表明,中国出土的黄金面具呈现出多元化的发展态势,其大小、造型、功能各有不同,更蕴藏着不同地域、不同文化、不同民族之间交流融合的历史记忆。

▲商周 金面具 金沙遗址博物馆藏,四川省成都市金沙遗址出土
▲黄金面具 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札达县文物局

▲辽金面具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公元5世纪-6世纪 金面具 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藏百世重修,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伊犁州昭苏波马墓葬出土

▲辽 金面具 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藏,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奈曼旗青龙山镇辽陈国公主墓出土

转载请注明:程丽莎 >> 全部文章 » 新1系中国14世纪前出土金器特展-汕头民生档案